关于汉字的联想
专栏:集团动态
发布日期:2014-01-04
阅读量:1050
作者:佚名
收藏:
重庆朗博/方文林 据专家考证,我国西周时期的甲骨文,是汉字的起源。经过几千年逐步的演变和发展,形成了现在的汉字符号。可以说,汉字的演变和发展不仅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和文化,而且还对促进民族的融合和社会的发展...
                                                                                       重庆朗博/方文林 
        据专家考证,我国西周时期的甲骨文,是汉字的起源。经过几千年逐步的演变和发展,形成了现在的汉字符号。可以说,汉字的演变和发展不仅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和文化,而且还对促进民族的融合和社会的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和我国经济总量的快速增长,以及中华民族在世界历史舞台上话语权的不断提升,汉语热亦呈现方兴未艾之势。 
        然而,就汉字本身而言,同西方汉字相比其差别是显而易见的,学习和书写汉语的确要困难和麻烦很多。前些年,看到一篇文章,说的是一个汉字吓跳了老外。文章说,一位老外为了学好汉语,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拜师于一位国学老师的门下,老外想从最简单的词学起,便请教老师:英语的“我”在汉语中怎么说?老师        解释说:当你处在不同的级别、地位,“我”也有不同的变化: 
        比如,你刚来中国,没有地位,对普通人可以说:我、咱、俺、余、吾、侬、洒家、本人、个人; 
        如果见到老师、长辈、上级,则应该说:愚、鄙人、小子、小可、在下、末学、小生、不才、不肖、学生、晚生; 
        等你当了官之后,见到上级则应该说:卑职,小的; 
        见到平级,则可以说:愚兄、为兄、小弟、哥们; 
        见到下级,则可以说;爷们、老子; 
        如果退休了,只好说:老朽、老夫、老拙、愚老、朽人; 
        上面说的这些“我”仅是男性的说法,更多的“我”明天再讲。老外听了顿感到一盆冷水浇头,第二天便向老师辞行,并且说:“学生、愚、不才走了。” 
        联想到前些年有的文章介绍说,鲁迅先生一面用毛笔书写汉字文章,同时又对汉字深恶痛绝,据说他在临死前还大声疾呼:“汉字不灭,中国必亡。”我在想,如果鲁迅先生真的有这种想法,是否过于极端了。 
        最近看了中央电视台的一档节目《文明之旅》,主持人请了一位当今文化名人讲解汉字的文化内蕴与汉字的文化魅力,其大意是:汉字是世界历史上从古代一直沿用至今的最博大精深的文字,他既是记录汉语的符号,又是传承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载体,每个字都蕴含了内容的丰富,寓意深刻,而且是世界上众多语言文字中极少可以用书法形式表现的文字。 
        联想到我们现在使用的简化字,有学者认为:处处化繁为简,自然不会懂得传统文化中传达的人生哲学。例如:亲不见(親)、爱无心(愛)、产不生(產)、厂空空(廠)、面无麦(麺)、运无车(運)、儿无首(兒)、飞单翼(飛)、涌无力(湧)、开无门(開)、乡无郎(鄉)、云无雨(雲)等等,对汉字的简化持否定的态度。 
        无论是肯定或是否定,我认为当下的国人还是应当重视学好汉字文字,这不仅是现实的需要,也是传承中华文明的需要。毕竟多元的文化表现形式世界才显得丰富多彩,更何况全世界的人不可能只使用一种文字,这是笔者的观点。
上一页:记一次别开生动的企业文化学习
下一页:关于低调做人的学习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