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薰山谷爱琴桥的那个蔷薇
专栏:集团动态
发布日期:2019-03-05
阅读量:1022
作者:佚名
收藏:
不知不觉,蔷薇铁栏。久居香薰山谷,心态也是开朗起来,一望无垠的碧落,簇簇绽放的白云,以是某位画师的泼墨绝作,山谷含色,朝朝暮暮地吐纳着倾城的日光,小湖粼粼,却是沉淀着比酒更为浓郁的自然风情。

不知不觉,蔷薇铁栏。

忆起香薰山谷某个冬日,小雨,天有些阴沉潮湿,灰蒙蒙的雨雾在我视野的轮廓里雀跃,可对我而言,却是满腹的怅然之情。

也许我也曾把视线从那抹绿意上掠过,不过有些轻佻意味罢了,寒冷的铁栏,配之以黛色枝桠,区区一个有些温柔的囚牢。

一晃一年,虽说也常常途经爱琴桥,也常常侧目扫视几番,却也只是为了一睹这浪漫入骨的小桥,一眼拒世的浓颜,然后偏问旁人:“这桥为什么叫爱琴桥?”旁人只是笑笑,也就得了。谁又料到,真正吸引我的,却已是被我的愚昧无知,飘然忽略了。

早些日子,我不晓得这些植物的学名,确切来讲,我甚至没有想过,以为只是些廉价的攀援植物罢了,至于开花,那是从没考虑过的奢求,想是铁栏绿植,尚不乏味。

久居香薰山谷,心态也是开朗起来,一望无垠的碧落,簇簇绽放的白云,以是某位画师的泼墨绝作,山谷含色,朝朝暮暮地吐纳着倾城的日光,小湖粼粼,却是沉淀着比酒更为浓郁的自然风情。

可惊喜,当是爱琴桥铁栏上不曾约定的约会,意料之外的意外。

“那是藤本蔷薇啊。”朋友告诉我时,我难以置信,我以为不过是铁栏零星的点缀,可主角却是转瞬成了配角,那是蔷薇啊,迟了好些日子,想来真的很是遗憾。

这几日,冬色微霜,我却是很有诚意地去拜访了一番。

大概是经历了太多的风剑雨鞭,涂有黑漆的铁栏,也是有些锈屑,但却给不了人一种深宅古院的气息。黛青色的枝条或缠着铁栏而生,或缠着另外的枝条,寻不得任何规律,杂乱交错,竟是有些凌乱的美感,枝条每隔些距离便是旁生出枝叶来,主枝生大枝,大枝生小枝,看来像是裹在了一起,枝条上也都是生了些尖刺,很小,也很脆弱,这些赤裸裸的警告,翻译来,应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吧,一不留神,它便是会给你一个下马威。阳光在锯齿状绿叶上烂漫,倘若真有一个词可以形容的话,定是孩子般的笑容。花正艳,拥挤着在一起,无声地嬉闹,粉黛的身子,就如同刚刚出浴的美人,袭着一身薄纱,花瓣的边缘泛着些其他色彩的光泽,很是可爱,花朵并不大,娇小而簇簇相依,那山涧拂面的和风,是蔷薇挽来的信使,翻了年,它定会捎去一个处处莺莺红红,融融恰恰的春天,春将浓,春将浓,我心头笑道。

想来想去,也是没有用相机把此景定格,想来没有必要,如果爱上这蔷薇,只是视觉上的欲望,又有何意义呢?我所渴望和享受的,本就是一种感觉,一种令我回味无穷的兮兮相惜。

“没什么特别的啊!”朋友说道。

“对啊,没什么特别的,很普通,很普通。”我带着一种久违的笑,注视着这片蔷薇。“就像大鱼大肉后的清粥,喧嚣城市边的香薰山谷,让人宁心舒筋。”

后知后觉,铁栏蔷薇。

 

1551750737432024421.jpg


香薰山谷 谢涛

上一页:向中国移动青羊分公司赠送锦旗
下一页:企民携手,安全同行